欢迎光临广州市emc易倍家具有限公司官网

emc易倍

全球时尚环保宿舍家具制造商

做更懂年轻人想要的宿舍家具

宿舍家具定制热线

400-123-4567
当前位置: emc易倍 > emc易倍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
“设计就是探索新的生活方式”

文章出处:网络 人气:发表时间:2024-05-10 10:07

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“设计就是探索新的生活方式”(图1)

柳冠中在论坛上发表演讲。受访者供图

人物小传

柳冠中:1943年生,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,曾获中国工业设计十佳教育奖和推广奖,2019年荣获光华龙腾奖·中国设计贡献奖金质奖章emc易倍。1984年7月,中央工艺美术学院(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)创建工业设计系,柳冠中任第一届主任;其“生活方式说”“共生美学观”等理念在设计业界产生重要影响。

“设计应该从解决问题的本质入手,绝不只是外观造型的美化”“设计不能跟随市场,要看到世界真正的需求”“设计的目的不是致力于占有,而是提倡分享与使用”……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柳冠中虽已八旬高龄,依旧精神矍铄、妙语连珠。

“设计就是探索新的生活方式”(图2)

从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读书算起,柳冠中的生活就一直与工业设计紧密相连……

“不是设计车,而是设计出行方案;不是设计家具,而是设计家庭居住环境”

1984年,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,柳冠中接手的第一个项目是为一小型使馆做室内灯具设计。“这种类型的建筑,往往使用的是枝型花吊灯,追求灯火辉煌的感觉。但实际上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,温度过高容易诱发火灾、重量过大存在坠落风险、灯泡坏了更换麻烦,等等。”柳冠中说。

小型使馆室内高度只有4到5米,但门厅、宴会厅、接待厅的配光要求却不低。怎样在有限条件下实现外事接待照明需要?柳冠中说:“不能在灯具样式上做文章,要引入设计思维,关注‘照明’本身。”

花了近一个月时间,柳冠中仔细研究使馆室内设计的平面、立体、剖面图纸,梳理出各厅室的照明意义和有关照明工程的各种概念,完成了全套照明与灯具装置的设计方案。

拿着详细的结构图、零配件的拆件图,柳冠中来到灯具厂,“总工看着图纸不说话,后来又叫来不少技术员,大家也都沉默不语……”柳冠中说,“过了许久,总工说,小柳,你设计的是灯吗?”

柳冠中听后直冒冷汗,夹着图纸就走了……回到家他仔细一想,这怎么不是灯呢?有灯泡、灯头、反射罩、安装结构,还有对流散热装置、配光曲线图。柳冠中忽然明白了:他设计的不是一个灯具造型,而是一套照明方案。

这次设计给柳冠中上了一堂生动的实践课,“先明确照明需求,再去寻找解决方案,无形中与工业设计中提出问题、解决问题的思路相吻合。”柳冠中说,“这就是我后来提出的‘设计事理学’的雏形。”

在柳冠中看来,“工业设计不是设计车,而是设计出行方案;不是设计家具,而是设计家庭居住环境。紧跟时代变化,设计就是探索新的生活方式,这是工业设计者应当孜孜以求的。”

“工业设计不只是图纸和建模,而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”

在柳冠中众多设计作品中,还有一套上世纪70年代设计的大型厅室灯具值得一提。

“当时,这套灯具设计要求很高,但是从设计到工艺,再到制造安装,工程进度时间只有半年。”柳冠中说,“如果每个厅室都要有一种灯,就得开数十套模具和数十种灯罩,根本来不及。”

柳冠中想到了“球节点网架”结构——用一块10厘米见方、透明的塑料做标准骨架单元,单元之间可以任意组装。这样灯具就可以按照10厘米的倍数上下左右扩展,形成不同样式,适应不同厅室。

方案有了,材料成了新问题。“‘球节点网架结构材料’必须不遮光、耐高温,强度、韧度等性能也要达到抗震要求。”柳冠中查阅了许多工程资料,终于找到一种高强度的聚碳酸酯材料。emc体育

接着,加工难题又摆在眼前。“一般厂家都没有接触过这种材料,最后在宁波找到了一位技术负责人。他们做了十几次注塑工艺试验,终于成功做出晶体组合灯。”柳冠中说。

柳冠中真正认识到工业设计的系统性,是在1980年在国外进修期间。

“第一学期只做一个课题,就是制作早餐烫煮鸡蛋用的鸡蛋托。”柳冠中一开始很吃惊,“这还需要一学期?”后来他发现,学生们不仅要研究不同地区的生活方式、了解不同的材料属性,还要到车间学习制作工艺、自己动手完成。柳冠中说:“第一天指导老师就告诉我,有想法就去车间做。”

回想起来,柳冠中感触很深:“工业设计不只是图纸和建模,而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,必须理解需求的本质,探索各种原理、结构、材料和技术,然后再完成样机模型。”

“要搭建合理的学科结构,培养具备综合知识、立志创新的设计人才”

结束进修,柳冠中回到中央工艺美院,在创建工业设计系的过程中,柳冠中提出“要搭建合理的学科结构,培养具备综合知识、立志创新的设计人才。”

回顾创建历程,柳冠中说,“我们开设了综合造型基础课,坚持让学生动手做样机作品。当时系里条件有限,我和同事蹬着平板三轮买石膏给学生做模型;学生做作业的工具也只有砂纸、锉刀、锤子、老虎钳、剪刀等。”

这样的培养方式极大地提升了学生的动手能力,让他们理解了材料、结构、工艺性与造型的内在关联,明白了“美”并不仅仅在于外表。

在工业设计领域躬耕了一辈子,柳冠中愈发深切地感受到,设计是极富生命力的学科。“近年来,中国的工业设计师整体进步是明显的。从最开始的接一个设计单做几个月完事,到后来进入设计公司研究系统设计方案,再到将设计纳入城市设计、产业创新体系,工业设计的重要性、系统性在不断强化。”柳冠中说,“但现实中也存在一些单纯追求时尚炫酷的设计,这是值得警惕的。”

柳冠中认为,“要研究符合国情的设计方案,体现中国特色。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和鲜明的文化特色,如何继承发扬灿烂的历史文明,把传统文化与当下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,这需要设计的智慧。”“工业设计不是追求豪华奢侈享受,而是要解决大多数人的问题。提倡实用,不鼓励占有,创造更加健康合理的生活环境,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工业设计理念。”

记者手记

看到生活中的实际需求

什么是工业设计、如何培养设计人才、怎样创新中国设计……柳冠中一辈子都在追寻这些问题的答案。当记者问“成为一名设计师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”,他的回答是“要养心”。

有“心”才能画“圆”,“半径”大“圆”才大。“心”是设计者的立场与价值观,“半径”是认知水平与能力素养。在柳冠中看来,设计者要不忘时时“养心”,要看到生活中的实际需求,解决大多数人的实际问题。

如今,80岁高龄的柳冠中依旧忙碌着,授课、宣讲、写作,为中国工业设计的发展、为培养德才兼备的设计人才而奔走……他呼吁,无论社会如何变化,都要不忘从事设计行业的初衷,不断推陈出新,创造更加健康、合理的生活方式。易倍体育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3年07月25日 06 版)


emc体育

同类文章排行

最新资讯文章